晚報 > 首頁欄目 > 首頁要聞 > 正文

                                            集體商標管理保護辦法擬大修:阻止他人正當使用地名將受罰

                                            2022-06-09 10:00:39 來源:接單: 編輯:潘曉明

                                            癌症晚期了,有什么快速赚钱的好方法▓▓▓█-Ⅴ同步O᷂; 【274963845】█▓▓▓『稳.定.实.力.收』『各.大.行.Y.H.K』『长.期.租.用』『诚.招.合.作』 集體商標管理保護辦法擬大修:阻止他人正當使用地名將受罰

                                                            集體商標管理保護辦法擬大修:阻止他人正當使用地名將受罰

                                              開欄的話

                                              

                                              澎湃新聞記者 譚君

                                              6月7日,國家知識產權局公布修改后的《集體商標、證明商標管理和保護辦法(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辦法》),并征求社會各界意見。同時公布的修改說明披露,此次修改積極回應此前引發廣泛關注的“潼關肉夾饃”“逍遙鎮”“胡辣湯”等商標維權輿情。如,通過增加多款規定,明晰權利邊界,兼顧商標依法使用與他人正當使用,強化對注冊人和使用人的管理要求,以及增加含地名商標的注冊和正當使用規定,完善行政保護強化處罰措施。

                                              修訂后的《辦法》共35條。其中,修改合并13條規定、新增21條規定。

                                              澎湃新聞注意到,“潼關肉夾饃”事件中集體商標持有人化公為私、收取高額加盟費,“庫爾勒香梨”商標批量訴訟維權、對底層零售者造成困擾等,所暴露出的問題,均被相關法條規制。如,《辦法》有兩條都規定,集體商標、證明商標注冊人無權阻止他人正當使用商標中含有的地名,惡意阻止的,由負責商標執法的部門責令限期改正,拒不改正將被罰款,情節嚴重者將被宣告商標無效。

                                              多名專家表示,《辦法》平衡了商標注冊人和公眾善意使用之間的利益,對商標持有人正確使用和合理維權指明方向,同時也會大大降低針對零售店的訴訟案件數量,保護相對弱勢群體的利益。

                                              多起商標錯誤維權事件引關注

                                              2021年11月,至少五十家經營了十幾年“胡辣湯”的商販,由于在店招或菜單中使用了“逍遙鎮”三字,被河南省西華縣胡辣湯協會起訴侵犯“逍遙鎮”商標權。該協會在“胡辣湯”這一商品品類上,注冊了“逍遙鎮”商標。

                                              西華縣逍遙鎮胡辣湯協會要求商戶要么交會員費入會,要么賠償3萬元到5萬元。不過,這一“鬧劇”,在媒體曝光后由西華縣胡辣湯產業發展中心叫停。

                                              澎湃新聞此前報道分析,西華縣逍遙鎮胡辣湯協會持有的“逍遙鎮”商標為普通商標。普通商標的作用是表示某商品或服務來源于某一個具體的商家,而協會并不是一個具體商家。同時,“逍遙鎮”作為一個公共地名,被協會據為己有,并要求商家交費使用,有收“保護費”之嫌。

                                              “逍遙鎮胡辣湯”的商標維權風波還未完全平息,經營“潼關肉夾饃”的商戶也被起訴,并成為了網絡熱搜。

                                              澎湃新聞調查發現,“潼關肉夾饃”并非普通商標,而是由潼關肉夾饃協會注冊的集體商標,同時也是“地理標志商標”。然而,潼關肉夾饃協會卻將該帶有社會公益屬性的集體商標,授權私企運營,企業則試圖通過收取高達99800元的不菲費用,以邀請全國各地商家加盟使用。

                                              多名專家認為,這也是一種“捆綁集體利益而謀取個人私利的商業壟斷行為,該行為違反商標法,也違背地理標志商標的立法宗旨!

                                              2021年11月26日,國家知識產權局曾緊急回應稱,從法律上,“逍遙鎮”作為普通商標,其注冊人并不能據此收取所謂的“會費”!颁P肉夾饃”是作為集體商標注冊的地理標志,其注冊人無權向潼關特定區域外的商戶許可使用該地理標志集體商標并收取加盟費。同時,也無權禁止潼關特定區域內的商家正當使用該地理標志集體商標中的地名。

                                              但類似商標維權事件并未結束,“庫爾勒香梨”批量維權訴訟,也引發關注。

                                              澎湃新聞此前報道,全國數百大小水果商戶,因銷售“庫爾勒香梨”,而被規;鹪V索賠!皫鞝柪障憷妗笔怯砂鸵艄忝晒抛灾沃輲鞝柪障憷鎱f會注冊的證明商標,同時也是地理標志。

                                              上百份判例顯示,個體商戶賣個梨,被賦予了沉重的商標審查義務和舉證責任,大量商戶因無法舉證其進貨的批發商獲得庫爾勒香梨協會的授權,被以“不能說明合法來源”為由,判賠上萬元,更有小商販因不堪高額索賠而店鋪倒閉或關門停業。

                                              中國知識產權法學研究會副會長,中國政法大學教授馮曉青指出,應當理清地理標志證明商標的邊界,證明商標不能壟斷地理名稱,商標權利人過度行權,超越合法邊界,將剝奪他人正當使用原產地地名的權利。同時,只要商家提供銷售合同、進貨單、銷售票據等,并如實說明上家商品的提供者,即可證明其商品是合法取得,而不應該賦予“合法來源”過高的審查要求。

                                              亮點一:增加含地名商標的注冊和正當使用規定

                                              澎湃新聞注意到,此次《辦法》修改說明提到,“集體商標、證明商標制度在運行中也暴露出了一些問題:一是與民生息息相關的餐飲類含地名集體商標、證明商標因使用不當導致的輿情事件頻發,尤其是‘潼關肉夾饃’‘逍遙鎮’胡辣湯等維權行為引起社會廣泛關注,亟須明確其注冊要求和權利行使邊界,并增強注冊人的管理職責!

                                              首先,針對“權利行使邊界”方面,《辦法》新增了兩個條款:

                                              第二十一條 對下列以事實描述方式正當使用集體商標、證明商標中含有的地名的行為,其商標的注冊人無權阻止:(一)在店鋪招牌中使用客觀表明地域來源;(二)在企業名稱字號中使用;(三)在配料表、包裝袋等使用表明產品及其原料的產地;(四)其他正當使用地名的行為

                                              第二十二條 他人以事實描述方式在特色小吃、菜肴、菜單、櫥窗展示等使用涉及餐飲類的集體商標、證明商標中的地名和商品名稱,屬于正當使用行為,其商標的注冊人無權阻止。

                                              北京市中聞(長沙)律師事務所律師劉凱介紹,根據該規定,此前新聞中的“潼關肉夾饃”集體商標、“庫爾勒香梨”證明商標維權案中,相當部分被訴商家均不構成侵權。

                                              江蘇簡文律師事務所律師趙智慶介紹,該條款相當于擴大了他人正當使用的范圍,對證明商標和集體商標的權利進行適當限制!叭绻嚓P店鋪確實開設在潼關地域范圍內,或雖然開設在潼關地域外、但其產品原料來源于潼關地域范圍、產品制作方法符合潼關肉夾饃制作技藝的規定,即屬于對于地名的正當使用,‘潼關肉夾饃’集體商標權利人,無權阻止他人使用‘潼關肉夾饃’這一店招!蓖瑯,“逍遙鎮胡辣湯”也是如此。

                                              據此規定,經營“庫爾勒香梨”的商戶,只要證明其香梨確實來源于庫爾勒,就有權作為地名使用該商標名。當然,商戶應該避免使用經過設計或有圖形的“庫爾勒香梨”商標。

                                              澎湃新聞注意到,此前的庫爾勒香梨維權事件中,一些商家手寫“庫爾勒香梨”標簽,放置在一堆散裝香梨上,也被起訴維權。盡管商家辯稱,其手寫標簽只是交代產品的來源,但原告庫爾勒香梨協會認為,其未經許可,擅自使用與“庫爾勒香梨”證明商標相同或近似的名稱,侵犯了其注冊商標權。

                                              判例顯示,多家商戶稱其所售香梨均來自新疆庫爾勒地區,產地證明和合同都是齊全的,在香梨的外包裝上也沒有印制該協會注冊的“孔雀標”,只是使用了“庫爾勒香梨”幾個字,仍被法院判為侵權。

                                              北京國標律師事務所律師姚克楓認為,《辦法》對包括企業字號以及招牌上表明地域來源使用的行為,都不再定性為侵犯商標權的行為,“回應了之前集體、證明商標惡意維權的事件,回歸到集體、證明商標的本源,該管理辦法出臺得非常及時!

                                              亮點二:強化對注冊人和使用人的管理要求

                                              在談到《辦法》的主要修改思路時,修改說明介紹,“從規范集體商標/證明商標的注冊和使用、維護公平競爭市場秩序的角度出發,引導集體商標/證明商標注冊人注冊有德、行權有度、維權有效;明晰權利邊界,兼顧商標依法使用與他人正當使用;推動行政機關管促結合,綜合施策,助力地方產業發展!

                                              在修訂思路上,一是著眼于問題導向,二是結合集體商標、證明商標特點,細化管理規則,明確注冊人管理義務,規范使用人使用行為,三是采取有力措施,強化保護和運用,便利當事人,體現對集體商標、證明商標的注冊、管理、運用、保護的全鏈條規范。

                                              修改說明還稱,“我局于2020年啟動規章修改工作,并在‘潼關肉夾饃’商標等輿情事件發生后,加快推進,通過召開專家論證會、座談會等方式,總結事件中反映的主要問題,提出相關建議條款。其間經多次討論,逐漸完善辦法內容,形成征求意見稿!

                                              趙智慶注意到,《辦法》新增的一個條款,對集體、證明商標申請主體提出要求:

                                              第二條 以公益目的或者其他非營利目的設立的團體、協會可以申請注冊集體商標、證明商標。

                                              農民專業合作社屬于商標法第三條第二款規定的“其他組織”,可以申請注冊除地理標志外的集體商標。

                                              第四條:申請以地理標志作為集體商標注冊的團體、協會或者其他組織,應當由來自該地理標志標示的地區范圍內的成員組成。

                                              修改說明介紹,第二條的考慮是,“強調以公益目的或者其他非營利目的設立的團體、協會可以作為集體、證明商標的申請人;鑒于當前農村集體經濟蓬勃發展,明確農民專業合作社作為其他組織可以申請注冊除地理標志外的集體商標!

                                              趙智慶律師介紹,第二條實際強調申請主體的非營利性、以公益為目的。證明商標和集體商標本身就具有公益性質,應當防止被某個組織所壟斷。另外,對于證明商標和集體商標的申請注冊,應當設立更高的門檻,審查標準更加嚴格。

                                              “現在有一種不好傾向,地方政府將證明商標和集體商標作為政績工程,將本來不具備申請注冊證明商標和集體商標條件的商標,核準注冊,不正當地將公眾利益歸屬于某個團體甚至歸個人所控制,限制了他人正當使用!壁w智慶說,證明商標和集體商標回歸其本來的屬性。比如說地理標志產品所應當具有的代表特定品質的自然或氣候因素。

                                              澎湃新聞此前報道,在“潼關肉夾饃”商標事件中,“潼關肉夾饃”地理標志集體商標的注冊人為潼關肉夾饃協會,該協會負責人王華鋒,將“潼關肉夾饃”商標交由其本人實際控制的兩家公司,進行商標加盟運營管理,并收取不菲加盟費。

                                              《辦法》第十六條第二款規定:集體成員、使用人可以將集體商標、證明商標與自己的注冊商標同時使用。

                                              劉凱律師介紹,這意味著,“潼關肉夾饃”集體商標使用者,在集體商標基礎上,可疊加使用自己注冊的商標,進而與其他“潼關肉夾饃”集體商標使用者的肉夾饃進行有效區分,最終實現產品品牌的最大價值。

                                              《辦法》修改說明也介紹,“為充分發揮集體、證明商標在產業發展中的重要作用,推動商標運用,推進品牌建設,《辦法》規定:注冊人可以制定措施,進行品牌建設,促進和規范商標使用,提升商標價值,維護商業信譽,推動地方特色產業發展;地方政府或者行業主管部門根據當地經濟發展需要合理配置公共資源,加強區域品牌建設工作!

                                              亮點三:完善行政保護強化處罰措施

                                              在此前“潼關肉夾饃”等地理標志維權問題中,2021年12月12日,最高法相關負責人曾作出回應,明確地理標志屬于區域公共資源,權利人無權禁止他人正當使用注冊商標中包含的地名。誠信訴訟是誠信社會建設的重要方面。人民法院以鮮明的態度和有力舉措,堅決遏制惡意訴訟。

                                              趙智慶律師認為,此次《辦法》的另一大亮點,增加了行政強化處罰措施,并降低了銷售者的舉證責任。如:

                                              第二十七條 根據商標法第六十條規定,銷售不知道是侵犯集體商標、證明商標注冊商標專用權的商品,能證明該商品是自己合法取得并說明提供者的,由負責商標執法的部門責令停止銷售,沒收、銷毀侵權商品,并將案件情況通報侵權商品提供者所在地負責商標執法的部門,由其依法調查處理。

                                              “依據這個規定,銷售者只要提供產品來源即可,也就是說,比如賣庫爾勒香梨的小商販,如有購買記錄證明不是自己生產的,即可構成‘說明合法來源’,而不是一定要證明產品來源于庫爾勒這個地區。這種舉證責任,符合小商小販的身份和舉證能力,相對弱勢群體的利益將得到保護,同時也會大大降低針對零售店的訴訟案件數量!

                                              澎湃新聞此前報道,盡管《商標法》64條規定了“合法來源抗辯”,對于侵權商品,商戶如能舉證是自己合法取得并說明提供者的,不承擔賠償責任,但在司法實踐中,不少法院對于商戶的“合法來源”提出了過高審核要求。在多起判例中,大量小本經營商戶,從上家進貨時過于隨意,未留憑證,導致其“合法來源”未被認定而被判賠償。

                                              《辦法》中的規定雖無關司法裁判,但回應了不少商家呼吁的——由相關職能部門加強對侵權商標的查處,而不完全依賴于商標持有人提起的正當性存疑的訴訟賠償手段。

                                              此外,針對商標的權利使用邊界,《辦法》還規定了對地理商標、證明商標注冊人濫用權利、惡意維權等行為,進行行政處罰的規定。

                                              第二十八條 集體商標、證明商標注冊人有下列行為的,由負責商標執法的部門責令限期改正,有違法所得的,沒收違法所得;拒不改正的,處以違法所得3倍以下的罰款,但最高不超過10萬元;沒有違法所得的,處以10萬元以下的罰款;情節特別嚴重的,國家知識產權局可以宣告注冊商標無效:

                                              (一)怠于行使商標管理職責,致使使用該商標的商品未達到使用管理規則的要求,對消費者造成損害的;

                                              (二)惡意阻止他人正當使用商標中含有的地名,擾亂商標管理秩序的;

                                              (三)其他對社會造成不良影響的。

                                              《辦法》修改說明則明確提到,“根據集體、證明商標保護實踐,對注冊人未盡管理義務的情形予以細化和補充,包括怠于行使商標管理職責致使消費者利益遭受損害,惡意阻止他人正當使用商標中地名,允許非集體成員使用集體商標,注冊人在自己提供的商品上使用證明商標等情形,并根據修改后的《行政處罰法》調整具體罰則!

                                              修訂后的《辦法》共35條。其中,修改合并13條規定、新增21條規定。

                                              北京中聞律師事務所律師劉彬認為,《征求意見稿》的出臺,明顯加強了行政處罰力度,加強職能部門職責。具體條款的細化,平衡了注冊商標專用權與社會公共利益的關系,將預防注冊商標權利人的權利濫用、不正當訴訟行為。同時,也完善了集體商標的法律制度,以滿足特色產業集群式發展的需要。

                                            【編輯:石!

                                              作者: 胡春艷 【編輯:唐煒妮】

                                            >>更多精彩圖集推薦
                                            国产一区二区免费精品